白鲸5号

[路楚]The Night of Sevens in Cassell 01

*此文的七夕梗来自 @写来竹柏无颜色 LO主的黄周文《月下花前》

*时间线介于龙三和龙四之间

*私设巨多,欢迎抓虫

 

     一辆白色丰田汽车开着车灯以相等于自行车行驶的速度缓缓驶过小区外围。现已是入夜时分,住宅区的街道冷冷清清不见人影。

         

        驾驶座上的中年男子眯眼环视四周,又时不时低头看向固定支架上的手机。拐一个弯后,男子在小区入口附近看到一个左手拉着黑色手提箱,右手举着手机的男生。男生显然也注意到车子,他低头检查车牌,确认无误后马上大幅度地朝这边挥手。男子把车子驶向他。

         

        男生大步流星地走上前打开后车门,把行李箱塞进后座,快速关上车门说:“大叔,XX机场,帮个忙开快一点,赶时间。”

         

        “这么晚了还去机场?是要出国么?”司机踩下油门,随口问道。红灯亮起时,他从后视镜打量这貌似是普通大学生的男生,一头乱发,衣衫不整,额角挂了汗珠,衣领上还有饼干屑,一副急忙忙从家里跑出来的样子。

         

        该不会是离家出走?或是和家人闹翻,正找朋友投宿?

         

        男生的回答打断他的臆想。

         

        “大学那里突然举办活动,得尽快赶回去啦,再开快一点吧,大叔。”男生伸手拂去额头的汗。

         

        这是赶着去参加丧礼么。司机腹诽,用更大的力度踩下油门,发动机发出轰鸣声。

         

        车子停在机场入口,男生没等司机报价,自己瞄了瞄屏幕上的车程费,交现金就匆匆开门下车离开。

         

        路明非拉着行李箱快步走向值机柜台出示护照和电子机票,拿过登机牌,经过安全检测前人烟稀少的队伍,终于来到候机楼,他长呼一口气恹恹地瘫在长椅上。

         

        十四个小时后,他以相同的姿势瘫在芝加哥地铁站的座椅上。

         

        路明非举起手机查看时间,距离下一趟列车还有三十分钟。他咬住插在冰镇可口可乐瓶罐里的吸管,狠狠吸几口。看来又有得等了,他不期望这辆卡塞尔专有列车能够准时抵达,或者说他从未见过这辆列车准时过。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不会因为迟到而错过列车没法在时限前抵达学院。路明非张口放开吸管,搁下罐子,顺势用沾了水迹的手掌抹了抹长裤,打开手机准备刷论坛消磨时间。

         

        待页面加载完毕后,他毫不意外地看到与七夕活动相关的帖子铺天盖地地占据论坛首页。一星期前,守夜人在深夜里悄悄发了一个新帖,活动内容是借着扯淡式的深入了解中华文化的借口在暑假开学前两星期举办一场七夕竞技活动。帖子内容写明获胜奖品,参赛方式和截止日期。奖品方面,路明非只粗略看了第一名奖品,大学成绩附加分以及现任学生会主席的礼物一份,一到十名内都有奖励可领。

         

        参赛方法比较奇葩,考虑到卡塞尔男女失调的比例,学院将不分性别随机绑定两名在校学生,以二人一组的方式参赛。只有在截止日期前回校的学生才会括入抽选。最后还有一项追加福利,情侣可以抢先注册参赛,两人都不会纳入随机抽选。

         

        帖子从始至终都没提过比赛方式。

         

        尾端有一则备注——由加图索家族全资赞助。

         

        这个帖子犹如一枚重磅炸弹,瞬间在论坛炸开。不知是因为正值荷尔蒙茂盛期还是真对中华人民文化感兴趣的缘故,世界各地的年轻混血种们对此活动都兴致盎然奇想联翩。当天就有人开组队投票贴,结果妹子选项得到的票数占压倒性的高。

         

        有人暗暗猜测这是否是校长的另一个套路,有人吐槽这是明目张胆的虐狗活动,也有人指出这只是副校长和学生会主席的一次暗地交易,恺撒自掏腰包的另一次创意示爱。各种投票贴,分析贴,恶意猜想贴层出不穷。

         

        路明非随手点开一个帖子,页面刷新时传来论坛短信提示音,女生清甜的歌声鼓动他的耳膜。这首曲子他很熟悉,正是他改编的短小版I cassell you,芬格尔曾经向他要过授权,版权费是由新闻部出品的,全校讲师教授一整年的出勤和休假时间。

         

        他打开短信没看内容就退出,打开帖子第二页时提示音又再度响起,路明非依旧没理,开短信关短信去掉论坛通知,打开第三页时新短信又跳进来。路明非想把头搁在桌子上。

         

        算了,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早死和晚死不都一个样。路明非叹气,用食指点开私信区,三封私信都由同一个ID发来。

         

        “哟,师弟,终于舍得回来了?”

         

        “别装死啊,我在后台看到你用美国IP登录论坛了。”

         

        “结果还是被诺诺没有和恺撒注册的消息激回来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吃上一顿夜宵又是一名新生的好汉!”

     

        路明非一脸生无可恋,更想一脸栽进枕头里。一星期前他知道这个活动后小心思就蠢蠢欲动,直到昨晚从芬格尔那里得知诺诺的神经病恰好发作居然没有和恺撒注册双人组时就爆发开来。他查了卡塞尔列车明日的行程,匆匆订下夜间航班的机票,收好行李就冲出家门赶往机场,生怕赶不及。

     

         “是是是,我不自量力目不见睫白日做梦地回来了,还有今天的夜宵你自己出钱。”路明非自暴自弃地回复。

         

        “靠,师弟你这是泄愤!不过……你回不回得来也不一定啊。”

         

        路明非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就那辆列车和他的八字不和程度来看,确实有可能没法在今日回到学院。他和芬格尔就曾经在这个列车站等了一天一夜。

         

        他望着天花板发呆半晌,输入文字回复。

         

        “那你记得打包一份早饭给我,我要一盘炒面,双荷包蛋,三个炸鸡腿,外加一个猪肉大葱油煎包。”

         

        “这媲美猪食的份量你想吃垮我么……这剧本不对!喂路明非你该不会伤心过度得失心疯了吧,要我打急救电话么,现在抢救一下也许还来得及为你保个全尸,放心清明法定假日我会提醒你女神给你上坟的。”

         

        “滚!”

         

        路明非大力按下手机电源键,躺进座椅,但和废材师兄这么互吐垃圾话一下,心情倒是平静了一些。他本来就不奢望能够和诺诺组队,急忙忙地赶回学院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后悔,免得以后用“如果”二字胡思乱想徒增烦恼。

         

        诺诺也不知是发什么神经没和恺撒一同注册,居然还瞒到最后前两天。疑是活动创办人的恺撒八成气炸了,这会说不定正在号召小弟满学院寻找诺诺的踪迹。路明非扯扯嘴角,觉得有点好笑。

         

        其他熟人也不知会和谁组队。

         

        芬格尔……咒他死活抽不到妹子。

         

        零女王……无论队友是汉子还是妹子都让人忍不住同情。

         

        而师兄……

         

        路明非翻过身,用脚将黑色行李箱勾过来,双脚搭在横放的行李箱上。楚子航估计对这类活动没有兴趣,应该不会特意在开学前回来,或者干脆不知道这项活动。毕竟除了任务需求和发生大事件外,楚子航平时很少上守夜人论坛。路明非怀疑他甚至对那本热透全校的《东瀛斩龙传》都毫不知情。

         

        从日本回来后,他曾在食堂喝得烂醉如泥,那时坐在身边的楚子航罕见地没有劝他,全程保持静默听他哭诉。一早醒来后路明非发现自己四肢完好地躺在宿舍床上,芬格尔一边吸泡面一边敲键盘说是楚会长搬他回来的。

         

        那之后两人就没见过面,也不知道师兄现在在哪在干什么。困意如潮卷来,昨夜搭的经济舱上有对带着小孩的年轻夫妻,他每每一搁下眼皮就会被婴儿哭声吵醒,整晚都睡得不安稳。如今一路奔波的疲倦争先恐后地涌上,他缓缓地阖上双眼。

         

        “CC1000次快车,乘客请准备登车。”列车员的声音伴随着清脆铃声在车站回响,路明非强行睁开上下打架的眼皮,起身看到黑色的流线型列车已经抵达。绿墨色制服的列车员和往常一样一手拿着金色摇铃,一手拿着刷卡机站在检查口。*

         

        摇头甩掉余下的睡意,路明非点开手机查看时间,下午四时四十五分。看来幸运女神今天心情不错,愿意赏他一个眼神。

         

        他扶起行李箱走上前,绿眼睛的列车员目带笑意地对他说:“最后一天?”

         

        “啊哈哈哈……”路明非只能干笑。他掏掏口袋,却没发现车票,正想把两边口袋都翻出来时,突然想到昨晚他慌慌张张的,一股脑把所有重要文件塞进行李箱内层。他只好蹲下身拉开箱子,往里面翻找。列车员看着路明非把东西翻出来塞回去,也没急着催他。

         

        “找到了找到了,有点皱,还能用吧?”路明非小心地抽出一张皱巴巴的黑色车票,递给列车员。列车员扯动嘴角,接过车票划过验票机,欢快的音乐声随即响起。

         

        “看来能用。”

         

        “我说大哥,万一通不过要怎么办?”

         

        “买新的车票,等下一趟列车。”列车员答得很干脆。

         

        “我都搭了快三年,不能通融点么!”

         

        “芬格尔搭了八年,你可以问问他。”列车员朝他笑笑,“快上车吧,你应该迫不及待想赶回学院吧,祝你好运。”列车员脱下帽子,浅浅地行一礼,走上月台。

         

        路明非无语了。

         

        他弯身整理行李,摸到从箱子内层露出的黑色信封时动作不禁一顿,材质精细的信封上印有银色半朽世界树的图案。他把信封轻放回去,起身步入月台。

         

        芬格尔乐滋滋地在七夕抽选倒数贴里回复,如今抽选时间临近,在线的活跃人数非常多,每刷新一次帖子就会跳出一个新回复。芬格尔看一眼窗外昏黄的景色,想到那个也许还在芝加哥列车总站呆坐着的小衰仔,不禁有点怜其不幸悲从中来。他酝酿情绪不到两秒,房门就被扑通一声打开,冲进来的人把身上的大包小包全扔在床上。

         

        “正好踩在安全线上,恭喜啊师弟!话说你这猴急的样子是赶着去投胎吗?随机抽选就要开始了啊。”

         

        “投你个头!我整个下午都没过吃饭,等我吃饱后再扯!”路明非只拿一张卡,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门,一溜烟就没影了。

         

        原来是去投饿鬼胎啊,芬格尔想。他转头看向电脑右下角的表示时间,距离晚上七时还有十五分钟。

         

        当食堂的老式钟表挂钟里的机械小鸟弹出来时,路明非口中正咀嚼着一块烤猪肘子,右手的汤匙盛着一大口的土豆泥。机械小鸟报时第一声后,饭厅的各个角落响起手机提示声,散落在食堂各处的学生们都在全神倾注地凝视手机屏幕。

         

        路明非差点被哽住。上一次他遇到这种场景时还是外来者和诺顿入侵学院的时候,能不能等他吃完这顿再打啊。

         

        他拿过可乐喝一口,将已经嚼烂的猪肉咽下,缓过气来。此时,食堂的气氛突然松弛下来,如雷的欢呼和哀号一下子戳破方才的寂静。路明非这才如梦初醒地反应过来,原来是七夕队友的通知时间到了。

         

        路明非回到房间,一打开房门就听见快节奏的键盘敲击声。芬格尔守在电脑前,手指在键盘上飞速舞动,文字在屏幕上流畅闪现,输入者满脸都是狗仔式的兴奋。路明非对此早已见惯不惯,他摸到床边拿起手机,芬格尔立马凑到他身后催促他解锁手机。

         

        路明非翻一个白眼,拉下通知栏点开彩信。

         

        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了。他们抬头对视,芬格尔抢先一步闪回电脑前,打下帖子标题“惊人内幕!S级和超A级的绑定,这是校方有意为之还是天……”后边的字被路明非按删除键的手指掐断。芬格尔连忙拉起他的手指,吃饱喝足的路明非继续施力。战况陷入僵持。

         

        “师弟,你这是在毁灭文职人员的心血和创作灵感!”

         

        “两顿夜宵!废材师兄你这落井石丢得也太快了!”

         

        “五顿!我只是尽了本职!”

         

        “三顿!不能再多了。”

         

        “成交嘿嘿。”芬格尔贼笑道。

         

        靠,被框了。路明非忍住砸键盘的冲动收回手,愤愤地坐在床上。芬格尔见危机解除,不慌不忙地和他聊起来:“不过师弟你的运气值也真够极品的,现在在校学生人数少说也有几百人,而会引起波涛巨浪的只有个位数,却偏偏被你抽中一个,难道你上辈子杀了幸运女神全家?”

         

        “鬼知道。”路明非懒得理他。

         

        “哟,这怨气,和面瘫师弟组队你又不亏。”

         

        “我又不是不想和师兄组队!只是还没消化过来。”路明非接着又问,“芬狗你的绑定队友是谁?”

         

        “当然是可爱的妹子。”芬格尔说。

         

        路明非开口反驳,“信你我是……”剩下的句子哽在喉口里,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芬格尔举过来的手机屏幕。彩信上显示的是个与他年龄相仿,长相甜美黑发碧眸的异国女子。

         

        他眨几次眼,仔细察看屏幕,过一会迟疑道:“会不会是伪娘?还是芬狗你饥不择食恶向胆边生入侵学校的数据库偷偷修改了名单?”

         

        “你不觉得今天的自己有些毒舌么,是货真价实的妹子!”芬格尔放下手机,换手扒拉那头乱糟糟的灰色长发,语气失落,“但却是属于GALGAME不可攻略角色那类型的。”

         

        路明非奇怪地问:“怎么个不可攻略法?”

     

        “新闻部,现有男友,她男友还是我马仔,等等她也算是我马仔。”

         

        路明非很给面子地直接仰天大笑。

         

        芬格尔早知道他会有这个反应,于是一脸平静地关上电脑,抽出后背靠垫大力甩向他,迈出房间带上门时像是想起什么,打开一点门缝说道:“哦差点忘了,这是来自师兄的贴心提醒,百步笑五十步的神眷之樱花,待会记得检查诺玛发来的后续通知啊。”随后他快速甩上门挡开飞袭而来的靠垫。

         

        白色靠垫砸在门上,接着无力地垂落。路明非心里直翻白眼,手里箍住手机,他纠结地低头注视短信上那副三好学生模样的头像和那句“您的七夕有缘人”,看了看窗外的夜色,觉得今日接收的信息量有点多。他往后一躺,仰靠在床上。

         

        第二天他在手机的定时铃声中醒来。一听到铃声他习惯性地按下延迟五分钟,拉过被子继续睡,二十几秒后又猛地坐起查看手机。

         

        7.20 A.M.

         

        活动的正式开始时间是上午八时。去浴室前他爬上楼梯检查上层,床上空空如也。他耸肩跳下楼梯,匆匆洗漱吃早餐,按照昨日通知上的参赛准则换上冬季校服,把昨晚准备好的双肩背包斜背出门,步行到集合地点。

         

        他低头穿过回廊,掏出手机回顾那个渗人的比赛任务和准则,任务内容很简单,只要沿着线索在特定时间内寻回指定物品就行。而比赛准则复杂得多,里边注明有意参加的学生必须在第一轮比赛穿上校服以做辨认,还列有推荐携带物品,严格的言灵使用规格等,更要命的是后边居然还有个备注——允许学生带上随身武器。

         

        路明非在秋季的晨风里打了个寒颤。

         

        他很想问问副校长对七夕的认知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简直和社会常识偏了180度。所谓七夕不是男性可能送出祖传基因,女性在线等收礼物,商家拼命推广商品提高业绩,死伤无数的FFF团大喊烧烧烧的日子吗!这种武装学院入学测试的即视感是什么?

         

        他掏出手机点开一个黑色图标,程序弹出开屏画面,随后转换成一个简形地图,地图上映有一红一蓝的两个圆点。这玩意是学院特意开发的,可以定位绑定队友和查看任务内容。他看着两个小点的距离因为走动逐渐缩小,一脚踏入广场。

         

        广场上这时已是人声鼎沸,几十个穿便服的学生在旁叽叽喳喳看热闹。路明非四下观望,发现楚子航穿着校服,右手提刀袋,左肩挂着单肩背包,安静地站在一角,身边被三四位狮心会会员围绕,兰斯洛特也在其中。

         

        路明非没好意思直接走上去领人,想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才前去。

         

        楚子航抬眼注意到路明非,提起刀袋,对其他会员点头致意,走了过去。

         

        “走吧。”楚子航停在路明非面前,对他点点头。路明非硬着头皮在狮心会会员们目瞪口呆的目光下说声哦,和楚子航一同走出广场。

         

        楚子航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先组队,组队后会系统会随机分配任务环境。”路明非知道这个,赶紧拿出手机点开那个带有黑色图标的程序,点击组队。

         

        随着叮的一声,程序提示两人已组队成功,抽到的地点是卡塞尔学院外围的丛林。

         

        现在变成网游即视感,路明非抽抽嘴角。

         

        两人根据任务通知来到负责载送的货车前,踏上货车的那一刻,路明非感到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如针似的向他们扎来,他咽口口水,耷拉脑袋快速钻进车里。楚子航面目表情地往他身边坐下后就开始闭目养神,对周遭的反应视若无睹。

         

        时间一到司机就把货车开往目的地。读完任务内容后,路明非无聊中点算了人数,算上他们也只有八人,难道抽到这地图极需人品?点算过程中他不时和偷偷打量他们的学生对上视线,路明非有点不自在,但好在他已习惯,当初以S级身份入校时探究和好奇的目光就如影随形地跟着他。反观楚会长,一上车就闭上眼睛不言不语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货车停在指定的丛林边缘。所有参赛队伍陆陆续续地下车,提起手机交头接耳聊了片时便朝丛林深处走去。楚子航扫视该区的地图后,示意路明非跟在后头,踏进丛林。

         

        由于凌晨下过雨的缘故,森林地面都湿淋淋的,每走一步鞋底都会带上些许泥巴,空气满是水汽的味道。两人在林中小径穿行,楚子航挥刀劈开挡道的树枝草叶,路明非快步跟在他身后,一路顺畅得不可思议。路明非认为这任务可能比想象中更轻松,便放下心来,有一茬没一茬地找话,他从最好奇的问题挑起。

         

        “师兄,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别告诉我你是回来参加七夕活动的。”

         

        楚子航回过头说:“昨天完成任务回来学校报告,之后就被告知这个活动。”

         

    “诶?师兄你也是昨天才回来的?”

         

        “嗯,你是为了诺诺回来的?”楚子航转身继续前行,淡淡地说。

         

        路明非抓头,有点窘迫,他知道楚子航说话向来直来直往,但没料到他会这么快切入核心,“差不多吧……也不完全是那样,啊,瀑布。”两人走到山崖旁。从高处望去,远处的瀑布清晰可见,其规模不大不小,急流飞落而下,像是裹在岩壁上的白色帷幕。

         

        “我记得任务指示上有写,要找的物品就在瀑布附近,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路明非抓着树藤,站在离山崖两三步的地方探前观看。

         

        “从地图上看,应该在瀑布附近的石堆中。”楚子航低头检视手机。

         

        “哦,那我们快去……我靠!”说话的同时,他感到手下的树藤居然自行滑动起来,抬头一看,一只深绿色的蛇缠绕于树梢间,举头向他吐信子。他鬼叫一声,立刻缩回手后退几步,右脚一脚踩空。

         

        “路明非!”

         

        落下山崖时路明非只觉得眼前景象如万叶千花飞旋,等树梢和枝叶打在他脸上,腰部撞上树干,身体重重摔在泥地,污水飞溅如梨花时,他才找回一点现实感。路明非翻身站起来,扯动身子时浑身都疼,他一边扶起身子一边狠狠吐槽,“卧槽居然撞蛇坠崖了?如果再遇见个莫测高深的隐世白发老头就算是成功触发隐藏任务了吧?”

         

        还好这崖不高,要是有三丈多高师兄就得背着一个S级肉饼返回学院了。

         

        想起楚子航方才的低喝,路明非心里微微沉凝,抬头望向高处,从枝叶的缝隙间寻找可能是刚刚站着的山崖,深吸一口气大喊:“师兄,我没事!还没死成!”

         

        路明非不清楚楚子航能否听见,但喊得那么大声就算听不清也至少能知道他还没死吧。这时他才想起可以直接打电话,他解开口袋扣子掏出手机,屏幕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他面无表情地按下开关键,黑屏,多按两下,依旧黑屏。

         

        他叹口气,胡乱摸索身子检查伤势,除了右手手臂背后有道浅浅的划伤外没有其他明显外伤。他拉下还挂在树上的背包,慢慢观察起四周。

         

        泥沼地一片静谧,四周围绕的都是生长在泥泞上的树林,刚才就是这些说不出名字的树充当缓冲,他才保住一命。脚下的跑鞋和袜子早已被泥水浸湿,泥土的湿气和味道缠绕他的鼻腔。路明非不快地抽了抽鼻子,随意踢两下泥水,水面上泛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他的目光随着涟漪游走,发现不远处有平坦的土地。

         

        他心下一喜,踏步向前,踩下第五步时脚底的泥地忽然变得瘫软,随着哗啦一声,他全身三分之一都陷入泥泞里。

         

        “……靠,搞不好我上辈子真坑了幸运女神全家。”路明非呆了片刻,气都生不出来。他把背包顶在头上,认准地面使劲抛出去,背包砸在地面角落的草丛。然后他用手撑住刚走过的泥地想接力爬出泥坑,但没料到愈挣扎就愈往下陷,这个泥坑似乎有种能把人吸入地底的吸力,不到一分种,他的身体已经陷入二分之一。

         

        泥水浸透上衣,湿衣沾粘在身,冰冷湿滑的触感划过他心脏前的皮肤。他开始惊慌,手脚停下,此刻近处传来树枝摩擦的沙沙声和刀剑出鞘声,路明非不由多想地喊道:“师兄,这里!”

         

        草叶被挪动的声响不断响起,转眼之间楚子航已经走出树林,来到平地,他看到眼前的场景时不禁一愣,但很快回过神来放下背包。路明非一时激动,想要往前移动。

         

        “不要动,在溶坑里越挣扎会下沉得越快。”楚子航出声打断他的动作,他用蜘蛛切把身边的一截树枝砍下,放下刀具拿起树枝走到泥地上。

         

        “师兄你走过来干什么?不用过来,教我怎么做就好了啊。”路明非见状急道。楚子航说一句没事,步伐沉稳地向他走来。路明非战战兢兢地望着楚子航走近,待走近后楚子航弯下身将树枝的一端递过来,让路明非把一人高的树枝平放在溶坑上,用树枝制造更大的表面积,以承受他的重量。

         

        路明非依照指示用双手按住枝条,将胸部靠在浮在水面的树枝上,奋力让下半身泥沼里挣脱出来。他一拔出双脚,楚子航立即伸手拉他过来,路明非整个人因惯性扑在他身上。楚子航是用半蹲的姿势一把拉他上来的,突然的外力冲击让他脚下一曲跌坐在泥沼上。

         

        路明非大大呼出一口气,安心下来后发现他一身泥地跌在楚子航身上,吓得松手往后跳去,楚子航眼疾手快地拉回他。

         

        当他又重新靠在楚子航身上时,他尴尬得想捂脸,只好小声说,“抱歉啊师兄。”

         

        “没事。”楚子航语气平稳,保持这个姿势往后退两下,问:“站得起来么?”

         

        两人贴得很近,楚子航说话的气息贴着他的耳朵轻轻拂过,路明非觉得耳朵有点痒,他按捺住痒意,如惊弓之鸟般跳开,连连说站得起。楚子航点头,也站起身拿起刀背起背包。路明非跑到草丛捡起背包,但他现在全身湿透沾满泥巴,只能用提灯笼的方式提背包。

         

        “该不会得拖着一身泥回学院吧……”

         

        “有瀑布,我来拿。”

         

        “啊,谢谢师兄了。”路明非没推辞,楚子航身上的泥巴没有他全面,由他拿比较合适。

         

        楚子航把背包拿过来驮在背上,指出任务物品领取点的前进方向。通往瀑布的路上他们都没说话。粘在皮肤和衣物的大半泥巴渐渐凝结成块,鞋底泥沙让路明非难以行走,身上带腐臭的泥土味更使他感到恶心。他觉得楚子航现在的感受应该和他差不多,走出泥地后楚子航就一直蹙着眉。

         

        想起刚才的救援路明非有些不好意思,但他知道楚子航其实也不适应这种接触,方才他的肌肉紧绷僵硬如磐石。

         

        循着水声来到瀑布下,他们在瀑布附近看到岩堆和立于其中的白色石桌,石桌光滑的表面刻着世界树的图案,其中一条枝条上摆放着一个与石桌同色的小型雕刻。但两人都一致忽略石桌,径直往水源走去。

     

        一心想让鼻子得到解放的路明非满怀激动地跳入水中,水深及膝,刺骨寒意沿着膝盖往上窜,渗透体内。他咧嘴嘶叫两声,想跳出去,却又因为不堪忍受一身污泥,认命地移到看起来比较平缓的水流下瑟瑟发抖地洗澡。

         

        脱掉上衣的楚子航走入水中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开口道:“路明非。”

         

        一边洗一边抖的路明非看过去,楚子航说:“过来。”说完就往瀑布边缘走去。 

         

        路明非虽觉奇怪,但还是跟过去。 他跟上楚子航走到边缘区,这里水势较小,澎湃声变弱,汩汩流淌声落在耳边。

         

        楚子航让路明非面向他站在瀑布下的一块巨型岩石右边,水流过岩石顶部的平滑面往下倾泻,路明非不明所以地站在水流旁,看着楚子航仰起头把手按在岩石上方。

         

        十几秒后,楚子航推了推路明非让他站在水流下。

         

        一股暖流淌过路明非的身子。 

         

        路明非一时有些呆愣,他抬头看楚子航,楚子航仍旧保持着仰头的姿势。他垂平视线,此时的他已经和楚子航一样高,平视就能看见对方的肩膀。清水从楚子航的手臂流下,滑过肩胛和胸膛,他颈上的淤泥被徐徐抹去,露出原本的白皙皮肤。

         

        楚子航不经意地垂眸,路明非赶紧低头避开他的视线,开始快速洗刷身上的泥沙。周围的流水声和体内的心跳声像是放大数倍般,在此刻显得异常清晰。

         

    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敢再抬头。

    

评论(7)
热度(117)